当前位置:金光小说>女生耽美>[夏鸣星]my type> POP MUSIC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POP MUSIC(1 / 1)

迫不及待

问你

问你

是否留下我的足迹

《问风》

夏鸣星有一个很忙很忙的爸爸,有一个很忙很温柔的妈妈。他们都很忙,所以夏鸣星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一个人上学,学会了一个人回家,后来又学会了一个人买菜煮饭。

妈妈是舞蹈家,偶尔连着几个星期排练,最后几个星期的夜晚都在光启剧院表演。夏鸣星还小,需要早一点休息,偶尔爸爸会带着夏鸣星看妈妈的首演,为妈妈献花。有时候妈妈累了,夏鸣星也会做一点饭给妈妈吃。每到此时此刻,妈妈会感动地摸摸夏鸣星毛绒绒的头发,感慨:鸣星长大了,好乖好乖。

没有文字能形容夏鸣星那一刻的心情,是孺慕之情,听到妈妈的表扬就会情不自禁地喜欢,情不自禁地亲近妈妈。但是夏鸣星心里也有一点难受:妈妈,我不喜欢你去跳舞,我也不想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一个人做饭。

后来,夏明彰领着夏鸣星去光启剧院为妈妈丁美聿献花。夏鸣星被一个星探发现了。

光启剧院本来就是光启市文化交流的中心,星探出现在光启剧院也很正常。夏明彰对娱乐圈不了解,但是很排斥。丁美聿则不一样,她心里有一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继承她的衣钵。

于是,父母双方协商了一下,白天夏鸣星照常上学,周末或者是晚上让夏鸣星去娱乐公司培训。

夏鸣星很迷茫。

夏鸣星就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猫从小被人领养回去,小心呵护。等小猫五六个月可以自己吃饭了,养猫人每天把猫粮往饭碗里一倒,拔腿就走。后来就愈加过分,人类一个星期出现一次。人类一次性倒了一个星期的猫粮,倒了一个星期的猫砂盆,让小猫自己去吃饭,自己去扒沙。现在人类又拜托了第二家人帮忙看护小猫。

小猫会应激。

夏鸣星也会。

不过夏鸣星比猫更好一点。夏鸣星是男子汉,从小就不爱哭不流泪,勇敢又坚强。

既然父母放心地将夏鸣星托付给这个娱乐公司,托付给大梁,那夏鸣星就壮着胆子迈进这个娱乐公司培训室里。

暑假的时候,大梁带夏鸣星正式进入集训。这里有很多和他一样还在读书的小孩子,有的人在赶暑假作业,有的在跳舞,有的在练声。

夏鸣星在这里浑浑噩噩的,好像回到初中安排的军训,天一亮就起床,拿上洗脸盆毛巾洗漱,然后又归置好,整理事务,在规定的时间去饭堂,在规定的时间去上课。

至于为什么上课?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好像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目标——出道。但是出道好像也是一个不明确的人生目标。大家不知道怎么到达这个目的地,大家只能不停地训练训练上课上课,听着老师和经纪人的指挥去完成任务。

忽然大梁把大家领到一个训练室,几个老师在椅子上坐着,看起来好像是期中考核。大家精神敏感起来,互相用眼神交流着:你知道这是什么事吗?不会是突击小测吧?怎么办?昨天老师教的舞蹈,我还没有会啊!!!

“大家静一静。我们领姐来挑MV男主角了,大家站好。”大梁拍拍手。

大家镇静下来,站直了,也不再交头接耳。但是大家还是年轻的小朋友,忍不住摸摸头发,摸摸裤子,摸摸袖子,整理仪容仪表。

夏鸣星从头到尾都没有交头接耳或者是动手动脚整理。夏鸣星感觉自己的舞蹈经验那么少,谈资论辈也轮不到自己。

在老师眼里夏鸣星就像一棵站有站相身姿挺拔气质沉稳的小白杨。

“就他了。”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笑了笑,红红的指甲遥遥点着夏鸣星。

夏鸣星忍不住抬头看过去,发现那鲜红的指甲正在指着自己。

夏鸣星眨眨眼睛,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我?”

“嗯。没错。小弟弟。”那个女人微微一笑,迈着高跟鞋走过来,如摩西分海般,大家不自觉为女人让路。

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到他面前,也不过是刚刚好和夏鸣星一般高,姐姐抬手捏了捏夏鸣星脸蛋。“我叫领。领导的领。你可以叫我领姐。”

领导的领……夏鸣星福至心灵,眨眨眼,站直了,讨喜地喊:“Yes!My Leader!”

“你英语不太地道。”领姐惋惜地拍了拍小朋友的肩膀。

夏鸣星眨眨眼睛,扁扁嘴。

后来领姐又挑了几个身高相仿的小朋友,让这几个小朋友一起为自己伴舞。

接下来,十五岁的夏鸣星和几个同伴一起练舞,再也没有见过领姐。只有最终考核的时候,领姐来了,姐姐没有戴着墨镜,而是穿着和大家一样的练舞服。夏鸣星看着那一身运动装,心里隐隐约约知道了考核要求。果不其然,编舞老师说让他们各自和领姐跳一段,看看哪一个效果更好。

他们练习生练的是男步,领姐练的是女步。有好几个人和领姐搭配的不太好,舞步搭配着一起有一点左支右拙,十分不协调。夏鸣星睁着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他们的舞蹈,心里也在给自己的舞蹈微微调整改进着。

轮到了夏鸣星,夏鸣星跟领姐鞠躬:“领姐好。我是万甄娱乐的练习生夏鸣星。请多多指教!”

老师开始播放熟悉的音乐,夏鸣星按照他心里改进后的舞步去跳舞,果然,跳舞的效果比前几个流畅了不少。后来的几个练习生也不是笨人,吸收了夏鸣星的经验,照猫画虎,表现竟然比夏鸣星还好几分。

夏鸣星忍不住垂下头。他就知道,即使自己侥幸被选上了,也不一定能成为姐姐的MV男主角。

“不了,就他了。他看起来聪明。”

夏鸣星忽然感觉到她凉凉的尖锐的美甲划过他的脸颊。

夏鸣星抬头看她,一眼就看见那美如红玉的美甲搁在自己脸上。姐姐喜欢涂红彤彤的口红,喜欢留红彤彤的指甲,一抹红像一道火焰,直直烧进一个少年的人生里,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姐姐红彤彤的指甲像一只猫爪子,直直掏进他的匈腔,爪子染上鲜红,爪子把鲜红的心掏出来,猫眼儿看着夏鸣星,似乎是询问可不可以。夏鸣星一时想的入神,神色迷离地轻轻说一句:“请您享用。”

“什么?”她忽然凑过来,问少年在呓语什么。

夏鸣星忽然惊醒:“嗯?嗯嗯。”

“别走神。”

鲜红的指甲又捏了捏他的下巴。

夏鸣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和领姐练舞,也许是声乐老师推荐过,后来夏鸣星也分得几句RAP。

夏鸣星很认真,表现的很好。

MV拍摄是很成功的。

接下来,夏鸣星又回到了以前的集训生活。

但是夏鸣星又好像还没有回到集训生活,他有时候会想起领姐练舞时的模样,雪白的肌肤上冒着汗滴,舞动的时候肌肉起伏着,那汗滴也跟着起伏,还有那忽隐忽现的喘息,还有那沾湿了汗水的头发。

有一天,他梦到姐姐还在练舞,长长的头发粘在背上,她背着他说:“夏鸣星,帮我。夏鸣星帮我……”

像姐姐的声音,又像是他臆想出来的人在喊他,“帮姐姐把头发拨开。”

夏鸣星听话地伸出手,触到那温热的汗湿的肌肤,拨开姐姐的长发。

姐姐练完舞之后,整个人都热得像小火炉,很热很烫,有时候会故意靠着他的肩膀,把滚烫的掌心按在他凉凉的手臂上,柔软的唇嘟起来说:“汤圆,你的手好凉。我好烫。”

夏鸣星忽然觉得浑身都像被姐姐摸过一样,又烫又热。

白驹过隙,时光飞逝,很快,暑假只剩下一周时间。丁美聿把儿子从万甄娱乐公司里提溜出来:“写了多少暑假作业?”

夏鸣星:……

赶完作业之后,夏鸣星又踏上求学之路。姐姐就像昙花一现,偶尔出现在脑海里。

夏鸣星不仅是很好地继承母亲的美貌歌喉与舞蹈能力,还继承了父亲的逻辑推理能力。夏鸣星在初中大大小小的考试里发光发亮。

学校看中了夏鸣星的才能,想把夏鸣星送进市级奥数比赛看看。

夏鸣星果然拔得头筹。学校和省级市级的奥数导师又想把夏鸣星送进全国比赛。

果不其然,夏鸣星又拔得头筹。

夏鸣星的人生顺风顺水,被推荐进入少年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鸣星进入少年班,性格大变,不爱说话,成绩一落千丈。之后大家又把夏鸣星送回光启市。夏鸣星好像失去了天赋一般不再对数字敏感,九门学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但是夏鸣星对唱歌和舞蹈燃起了热情。夏鸣星就像一只在高空翱翔的雄鹰折了翅膀,失去了自由翱翔的能力之后又变成自由歌唱自由跳舞的百灵鸟。

在父母的支持下,夏鸣星考进光启音乐学院。

一边在音乐学院读书一边出道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表演,夏鸣星很快就登上电视台表演了。

中秋晚会,光启TV安排了许多出名的歌星舞蹈家表演庆祝中秋。

彩排的舞台上,姐姐穿着简单的白色polo裙。针织布料柔软贴身又透气,姐姐最喜欢穿这样的裙子了。

跳舞,走位,与导演确认打光效果,一遍遍重来,姐姐额头上逐渐渗出汗水。

台下有很多和他一样伫立的男生,和他一样仰望着姐姐。

姐姐低头在舞台地板上找水瓶喝水的时候,夏鸣星眼疾手快地抽出凉沁沁的湿巾给姐姐擦汗。

“姐姐。好久不见。”

姐姐很明显忘记了他是谁,喊不出他的名字,只能假装热情地笑眯眯说一句客套话:“谢谢你啦,小弟弟。”

看着姐姐继续投入彩排训练中,夏鸣星眼眸低垂,眼中是不甘。

夏鸣星的人生目标好像又变了,又好像只是把目标细化了。以前夏鸣星想当有人气的不愁接不到工作的明星,现在夏鸣星只想努力找机会和姐姐合作舞台。不过殊途同归,出发点不一样,但是目标还是:成长,要人气,要红。

如果娱乐圈像一座珠穆朗玛峰,那么夏鸣星绝对是最努力的登山客。

很快,夏鸣星很快就爬上到半山腰,已经够得到姐姐的肩膀了。

“姐姐好,我叫夏鸣星,夏天的夏,鸣是一鸣惊人的鸣,星星的星。这是我经纪人,大梁。”

“嗯。小弟弟好。我叫领。领导的领。你可以叫我领姐。”

“嗯。”

和姐姐的初次见面是姐姐来挑人,现在他们是双人合作。以前自己只能唱一小段,现在夏鸣星是和姐姐合唱。夏鸣星心里忍不住有一点小雀跃。

“姐姐。喝水。”夏鸣星殷勤地在矿泉水里放一支吸管,把吸管递到领姐唇边。“用吸管喝水好,慢慢喝,对嗓子好。”

“谢谢你。鸣星很细心嘛。”

“嗯。姐姐,你知道嘛,我双人舞的经验没有你足,我有一点问题想问一下姐姐。”

“额?我其实也没有很多双人舞经验啦。我一般都是主唱,很少和人跳舞的。嗯……哦,对了,你是那个小男孩对吧?哇!好几年没见!你男大十八变呢!”

你现在才认出来啊。夏鸣星捏紧了拳头。夏鸣星又笑了笑,说:“嗯。是的。我有一点问题想请教一下姐姐~我们跳双人舞,是演一对情侣。那我托举姐姐的时候是按住姐姐的腰呢还是按住姐姐的辟谷呢?”

“嗯这个……看你意见吧。一般男方有一点害羞,或者是考虑到粉丝,可以按在腰上。要是你觉得按在辟谷的效果好,托举方便施力,你可以放。没关系的,双人舞就是不可避免的有一些身体接触。”(具体大家可以看看Trouble Maker的《Trouble Maker》和《没有明天》的编舞)

“……”夏鸣星不吭声了。

一静下来,夏鸣星才惊觉:练舞室里只有他和姐姐两个人了。一想到这个,夏鸣星的心里被猫爪挠了一下。

接下来,夏鸣星滚烫的手放在我肩膀上。“这样子,可以吗?”

“可以。”

“这样呢?可以吗?”

“可以。”

姐姐按照舞蹈动作要求,姐姐的手按在夏鸣星肩膀上,夏鸣星的手搂着姐姐,时不时还要举托姐姐,扶着姐姐完成舞蹈动作。

夜晚,夏鸣星梦到自己掐住姐姐的腰,扶着姐姐的肩膀,按着姐姐的肩膀,将姐姐禁锢在他怀里。

夏鸣星迷茫又失神地喊着:“姐姐,姐姐。”

“姐姐。我想请教一下你。你觉得娱乐圈是什么样的呢?我对这个职业还是有一点迷茫。”

“我记得你小时候还去考奥数吧?怎么后来不考光启大学啊?”

“嗯。这个说来话长。”

“我觉得吧,你现在已经有小有成就了,就可以丰富一下自己的人生。比如你现在已经对歌唱和舞蹈有了一点精通,就可以分出一点精神去学学其他的,你小时候喜欢的数学啊,生物啊,物理啊,化学啊,你可以继续发展你的天赋。像你小时候英语不太好吧?要是你从现在开始苦练英语,到时候出国表演,全英接受采访也是一个很值得表扬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真的吗?但是我的经纪人说我应该专注自己的事业,这样子才能达到人生目标。”

“唉。你看你妈妈,光启剧院舞蹈团首席。她善于跳舞,但是她还有其他的爱好,比如给你做小甜点这些。你看着你周围的每一个大人,他们是不是都事业有成,还有发展自己的爱好?”

夏鸣星信了,也去做了,他重新拾起课本,重新学习英语,重新接触一切。

“你说鸣星怎么了?最近怎么又读起书来了?”

“哎呀,你就爱操心。别操心,他爱读书是好事。来,我出去给他买点他爱吃的水果。到时候你切了水果给鸣星送去。他读书读久了肯定口渴想吃水果了。”

后来夏鸣星在自学英语、重温课本、学习唱跳、策划唱碟、录制作品之间忙忙碌碌。夏鸣星越是忙碌,感觉未来之路越清晰。夏鸣星展现的特长越来越多,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夏鸣星的事业越来越红红火火,人生变得越来越美好。

夏鸣星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可以站在姐姐面前了?

“姐姐。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是我选了你当我的MV女主角。”

我听着夏鸣星的语气怎么感觉有点阴阳怪气的,我忍不住说一下场面话:“啊?呵,这不是后浪推前浪吗?江山辈有才人出。”

“编舞老师也是我哦,姐姐?”

“哇,真的啊?我们鸣星真厉害,我们鸣星长大了。”

“要是你喜欢,我还能给你介绍一个跳舞的综艺,我们一起去节目好不好?”

我越听越迷糊,我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怎么你还主动喂资源给我啊?

“姐姐。”夏鸣星喊了我一声。

我抬头看着他,我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夏鸣星上下滑动的喉结。他的喉结,有一点迷人……我忍不住垂下眼,抿紧了唇。

“姐姐。我、我喜欢你。”夏鸣星盯着我说。

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脚步往后退了一步。

“你只要愿意,我什么资源都可以给你。”夏鸣星一步步将我逼到墙角,一边撩着我的发丝,一边说。

我靠着墙,我无路可走。我睁开眼就是夏鸣星那双紧紧盯着我的眼睛。我觉得夏鸣星现在一点也不理智。我艰难地说:“可是你才二十一,我已经二十三岁了。我是一个优雅成熟的女人。你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

我看着夏鸣星那软糯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眼睛都要冒出火光,面色黑得像锅底。我耸耸肩:“好吧。我可能得罪了你了。不过我们这次的合作应该还能圆满完成,大家好聚好散吧?”

“姐姐。你可能不知道夏鸣星是什么人。”夏鸣星掐住我的腰,拉到他身上。我不小心碰到他那里。我惊慌失措地看着夏鸣星。

夏鸣星一双眼紧紧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盯出个洞来:“我会给你很多很多资源,你必须吃下去。我也会给你很多很多爱,你必须吃下去。”

什么啊?这个二十一岁的小屁孩谈恋爱怎么那么阴暗啊?我在夏鸣星心口抚了抚,帮他顺顺气。

但是夏鸣星还是气鼓鼓地梗在那里,我只能轻声细语地说:“咳,那个,稍等,要是你一定要谈恋爱呢,我也不是不能。大家通情达理一点,我刚刚听到你的告白很懵懂的,所以说话让你生气了,你别气啊,你别气,我其实挺喜欢你的,你说我们初次相遇不就是我对你一见钟情吗?哈哈,哈哈。”

“姐姐。你最好别骗我。”

呵呵,我就骗你了,怎么样。我敷衍敷衍你一阵,等你腻了我就和你提出分手,怎么样?

接下来的生活很快乐,夏鸣星想亲嘴,我就和他亲嘴,想和我一起去哪里玩哪里逛街,我就陪他去哪里逛街。

“姐姐。今天,我二十二了。”夏鸣星忽然又搂住我说话。

“哇哦~你生日了啊?恭喜恭喜~”我虚假奉承。

“咳。我的生日礼物呢?”

“额…”

“夏鸣星想要一个礼物。”

我听着这个要求不过分,对于过去那种开放的夏鸣星来说,这种要求甚至很内敛。我点点头。

夏鸣星笑着给我戴上红艳艳的蝴蝶结发箍,说:“姐姐戴上蝴蝶结发箍就像一个小礼物?姐姐自己作为礼物给我?”

夏鸣星一直要求那么炸裂的吗?我恶狠狠地把脑袋上红艳艳的发箍摘下来戴在夏鸣星头上,再恶狠狠拍了几张照留念。

“夏鸣星!你做人别太过分!”我拽着他的领子扯来扯去发泄情绪。

夏鸣星戴着蝴蝶结发箍,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靠近我说:“那夏鸣星把自己包装成小蛋糕让姐姐吃掉,好不好?”

婉拒礼物,婉拒小蛋糕,人就是人,不要礼物,不要小蛋糕。我推了推夏鸣星的肩膀,让他放我走。

夏鸣星香香软软的唇凑过来,带着一股橙花香气,就像橙子果冻,软乎乎的,香香的。他的舌尖探进来,我忍不住战栗,我忍不住回应他。

“明明姐姐也乐在其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