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被抓去上班第十天(1 / 1)

忍者的生物钟将仔泉奈准时唤醒。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家中熟悉的老木房梁,也不是枝繁叶茂的森林,他楞楞地看了天花板几眼,缓缓地往前栽倒,脸埋进了软乎乎的被子里。

口中发出了不成调的胡言乱语,大概是在说把床铺成这样真的好吗之类的话。忍者守则里可没说过不允许赖床之类的事,可他都这么大了还撒娇是不是不太好——

看到哥哥还在睡得正香的仔泉奈:.........

没想到哥哥也睡得这么香!好稀奇!

即便是身为兄弟,他也很少见到兄长这般无防备到极点的模样。

心满意足地欣赏了没一会,对视线极其敏感的仔斑在睡梦中都仿佛有所觉,仔泉奈移开了视线,安静地爬出了被窝。

既然是哥哥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他暗自点头,准备先起床去进行训练的日课,顺便摸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现在不过卯时,入秋后的太阳还未到时升起。走入缘侧,地板上被夜风吹得透凉,院子被盖上了一层薄雾,靛蓝色的天空中零星飘着几片云彩,慢慢被天边破晓时的霞光侵蚀了本色。

他呼出一口气,在用完你昨晚解释的洗漱用具后,想着能不能去你的锻造室里摸点武器,去到发现你昨天走时已经把它上锁。如果昨天没有听到你讲述关于纪念品的故事,他可能会和往常一样,用些不太礼貌的方法门打开。

看在你这么在意宇智波的份上,还是给你点面子好了。

趁着哥哥不在,早醒的小猫拿着地图开始了一个人的探险。身手敏捷的小不点轻而易举地攀上了院中残树,居高临下地环顾着周围的景色,再次尝试了一下想从院子里翻出去,仍以失败告终。

心情有些烦闷,他从树上跳了下来,摸去了厨房找水喝。他学着你的方式扭开了水龙头,用一只干净的杯子接了满满一杯,仰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昨天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厨房,他这次发现了在柜顶的小盒子,明晃晃地贴着【酱油仙贝】的标签和团扇家纹。居然在这种地方藏着吃的!他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

对于仔泉奈来说,区区两米高的柜子自然没什么难度,他没费什么力气就将盒子拿了下来。哐当哐当响着的零食盒奏响着美味的乐章,他小心翼翼地拆开盖子,属于甜酱油和烤过的米饼香气扑面而来。

观察、测试。应该没有毒。

大早上吃零食可真过分啊,都怪那家伙把食物做得太好吃了,才不是他的错呢。心里这般想着,仔泉奈咔吱咔吱咀嚼仙贝的动作却很流畅。也不知道这仙贝是什么时候做的,咬下去的口感无比酥脆,愣是让有些心急的小少年沾了满嘴碎屑。

仔斑打着哈欠、实则警惕地打开厨房门时,看到的就是弟弟像是仓鼠一般不停啃啃啃的画面。

被兄长抓包的仔泉奈:..........

“哥哥!你怎么走路都不出声的!”

“泉奈,功夫还不到家啊。”

欣赏了一把弟弟羞赧吃瘪的模样,仔斑伸手往盒子里一摸,也想吃一块仙贝,却只摸到了满手的碎屑:“...不错,胃口好证明身体好。”

被哥哥帮忙找借口的仔泉奈心虚地转移了视线:“没、没事的!我看那边好像还有别的吃的...!”

看着弟弟动作娴熟地从柜子里掏出了别的盒子,仔斑为还没起床的你感到一丝怜悯。希望起床之后痛失储备粮的你发脾气时能温柔点。

不过既然昨晚你都这样说了,看在【你们】关系好的份上,吃点东西也不过分吧?

一闪而过的愧疚后,仔斑心安理得地啃起了弟弟找到的饼干。

*

然而这一等就是一个半时辰。虽然小宇智波们不至于一顿不吃就虚弱不已,但回忆起昨天晚上的大餐,这垫肚子的小零食怎么看都有些可怜。出去又对练了半个时辰回来,小宇智波们面面相觑,开始研究起你家灶台到底是怎么点燃。

放在平时,他们早就去河边或者林子里搞点食材回来自己烤了,可是被困在院子里,就算是想把后院林子里的飞鸟打下来,他们也没有办法出去把它捡回来。

去药房那边说不定能找到兵粮丸,可找到的是兵粮丸还是另外稀奇古怪的药丸...他们还没想到如何判断。

“她不会一睡到大中午吧?”仔泉奈忧愁道,“就像是一些懒惰的贵族一样...可是明明可恶的千手们说她是个工作狂耶?难不成都是在晚上熬夜的吗?”

仔斑听到后面的猜测,咳了两声。确实你就是个夜猫子,但忍者就算是熬夜第二天也是照样起来的。像是你这般睡到日上三竿的早就被家法伺候了。

是因为总是孤身一人,一个人生活,才这样没有时间的概念吧。

“要不然我们去把她叫起来吧。”仔泉奈提议道。才不是因为肚子饿了才叫她,是她赖床赖太久了!他肯定般点了点头,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了自家兄长。

仔斑没有错过弟弟眼中的狡黠。他肯定是想捉弄一下那位还在赖床的年长女性吧。泉奈还是孩子啊,不过他也确实有点饿了。

“那我们——”“叮咚——”

仔斑:“.......”

仔泉奈:“...门好像在叫欸。”

仔斑:“那个应该是【门铃】吧...?有人来了?”

是谁会来找她?该不会是她的下属吧。糟糕了,如果是外人的话他们可不方便去接待...等会,这个查克拉。

飞速赶到门口打开门的仔斑:“.........”

随后赶来的仔泉奈:“哥哥等等我...扉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千手扉间木,仔斑也木。脱下了甲胄的千手扉间,一身黑色的打底衫外套着件深灰色的羽织,袖子上流云暗纹随着他放下手动作一晃,在日光下仿佛真的在流动一般。

面对宇智波一如既往冷峻的千手扉间,此时却非常有烟火气地,左手一袋子热腾腾的早点,右手一小叠文字密密麻麻的文件。

“果然是你们啊。”扉间眉头一皱,“她居然还没醒?你们没给别人添麻——”“哈——?”

“啊...扉间先生啊...”

扉间闭上了嘴,脸上无奈的表情加深。仔泉奈刚准备反唇相讥也被迫中止,只因看到你顶着还未打理好的头发,随意地披着外套,拖着步子,睡眼惺忪打着哈欠从走廊那头慢吞吞地走过来。

眼睛都挣不开的你纯粹凭借记忆,摇摇晃晃往门口走来:“早...“

扉间侧头躲过两个宇智波刺过来的视线,回应道:“早。”

“哈啊好困...抱歉稍微赖了下床...嗯?肉包子的气味...唔...”

眼看你就要一个五体投地平地摔,离你最近的仔泉奈连忙撑着你的手臂扶了你一把。理智还处于断线状态的你艰难地企图把眼皮睁开:“扉间先生...?你的影.分.身怎么变矮了...”

“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啊!”仔泉奈气得捏了把你的手臂,“谁是千手啊?!我是泉奈!宇智波——泉奈——!”

“...啊。”你茫然地睁开了眼睛,“泉奈...变小了。”

“我也在。”仔斑疲惫地捏起了鼻梁。

你面无表情地侧头:“...斑先生也变小了。”

已经习惯了你一周一次早晨失智情况的扉间平静地补充:“那已经是昨天发生的事。”

你:“.......”

你低头看了看撑着你手臂气鼓鼓的仔泉奈,又看了看另一边对你不修边幅感到心累的仔斑,用空闲的手对着自己的脸一阵乱揉:“hjsfhkfhdj”

那边仔斑还在局促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扉间已经娴熟地让你抬手,递早餐,给文件,还动作流畅地顺了一把你的一头乱毛:“穿太少了,入秋有段时间了,小心惹风寒。”

“比想象中...呃嗯...文件要少。”你对扉间的虎摸狗头没有任何异议,反而顺着他的动作晃了晃脑袋,眯着眼睛粗略一翻手里的文件夹,“包子好多...扉间先生是连泉奈他们的份也买了吗?”

“我才不要吃他送来的东西!”瞠目结舌看着你和扉间互动的仔泉奈炸毛,伸手对着扉间还放在你头上的手就是一个猛拍,“死白毛给我松手!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你也是!没洗漱好就过来开门有这样的吗?!等、不准摸我的头!”

你对他脑袋伸出的邪恶之爪被挡在虚空,不由一愣:“还以为你也想被摸摸头,却不好意思说呢...”

闻言,扉间和仔泉奈同步露出了一个很是反胃的表情。仔斑也是一脸胃痛,这就是昨晚大言不惭说着要改变世界的人?他不是被骗了吧?

心中怎样腹诽暂且不提,仔斑小小年纪还是肩负起了重任,他拿过了你手中的早餐袋子和文件,对你努嘴:“快点去把自己收拾好啦,邋遢的家伙...至于你...”

他转头,冷淡地打量了一眼站在门外的扉间,咧开一个欠揍的笑:“辛苦送货了啊,是时候回了吧?”

“毕竟,还有很多工、作、在等着呢。”

与仔斑对上视线的扉间挑眉,他当然没有忽视对方语气里的挑衅,可作为在场唯一一个靠谱成年人,他可不会像是沉不住气的幼年宇智波一样将锋芒都摆在台面。

“呵。”千手扉间收回了目光,旁若无人,慢悠悠地将你最后一缕乱翘的发丝别到耳后,做着有些暧昧的动作,却说着最冰冷的话,“这部分文件比较急,我下午就过来拿,可以吗。”

“没问题。”你对扉间的工作要求习以为常,闻言清醒了不少,立即切换到工作状态,认真点头,“我立刻就——”

“先吃饭。”仔泉奈挤过来挡在你身前,毫不畏惧地对上了扉间冷冰冰的眼神,“我饿了,但是不想吃肉包,有别的吃的吗?”

他虽是看着千手扉间,他后面那句却是对着你说的。

“啊。”你愣了几秒,神色一变,懊恼又惊恐地大喊,“我忘了啊啊啊——!!”

只见你一个跨步走到仔泉奈身后,在众人惊愕的表情中,把还在和扉间对峙、还未反应过来的仔泉奈一把举起:“抱歉完全睡昏头了忘了你们还在家!“

仔泉奈:“?!你放我下来啊!”

“对不起饿坏了吧!泉奈!姐姐这就给你做早餐——!!啊、对了,扉间先生!衣服很合适!我先走了!”

仔斑:“等等我手上还有——”

你举着张牙舞爪的仔泉奈像是在举辛巴,以不符合弱女子(?)人设的速度匆匆往厨房赶去!

仔斑:“......包子。”

听到对面的青年发出一声嗤笑,仔斑不爽地昂了昂下巴:“看什么?没你事了吧。”

扉间换了个撑力的脚,答非所问:“那家伙在生活上健忘的本事,可是和工作能力不相上下。”

青年话里行间透露出与你的熟络让仔斑忍不住咬了下后槽牙。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做作的站姿明显是在炫耀身上的衣服!和他身上的一样也是你做的吧!有什么好得意,好像谁没有似的!

扉间:“这批童装看起来还不错啊。”

仔斑:?

童装怎么了?!

童装怎么你了!!他也会有成人款的!两天之后等着瞧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