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光小说>女生耽美>[火影]生活玩家的我被抓去上班后> 被抓去上班第十一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被抓去上班第十一天(1 / 1)

都玩游戏了难不成还在乎熬夜吗?昨天夜里你从仔斑面前落荒而逃,却在他走后没多久有偷偷点起灯只差一点就完成的图纸就像是挠在心间的一根羽毛,你恨不得将它快点吹走。明明是在自己家里却还得偷偷摸摸的,你不禁抹了把辛酸泪,手上绘制的动作却一点没停。

直到系统时间已经提醒你快到凌晨三点,你才恋恋不舍地爬回被窝,设定好了休眠时间。

+

《忍者之国》虽然是一款单机游戏,但仍保留了部分“烧点卡”的设定。由于其背景特征及流速比相差大,制作方担心玩家一不小心沉迷其中太久,一开始就将购入后开启游戏时长设定成了分期,玩家即便是支付了购入的价钱,系统也只会定时分期发放一定量的游玩时间——但毕竟是赚钱的公司嘛,如果氪金的话还是能畅通无阻的,可惜你的钱包并不富裕,只是购买了一定的DLC。

作为一名抠门的肝帝,你只能压榨中场休息时间来换取更多的游玩时间。游戏开荒的初期,玩家的蓝条小的可怜,小萌新的你时常因为肝过头而随地大小睡,为此重开了不少次,经历过漫长的摸爬滚打,你才记得时时关注着你那脆皮的数值条。

而到后期你将技能升到专精后,你捣鼓出了卡BUG神器,「全神贯注·项链」和「清心之竹·脚链」。前者提升你在工作状态中的效率速度,后者为精神值锁血,只要还佩戴着,即便是你已经007且通宵三天奋笔疾书,精神值也会停留在极限的1,只要来得及去搞一支补充药剂,你便可以重生归来仍是最强打工人——然后把批文书批到掉色的火影逼得直接滴滴打宇智波,写轮眼幻术一条龙把你弄去了休息室。

刚从审讯室出来一般路过的宇智波泉奈:从来没有想过写轮眼有一天得做这种事。

蔫了吧唧的柱间发出了灵魂深处的哀嚎:世界上怎么可以有比扉间还拼命的人啊啊好想休息!!

来提交报告的宇智波斑:有没有可能你弟这么累是因为你。

千手柱间画圈种蘑菇去了,宇智波泉奈眨了几下眼睛,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眼角,宇智波斑看到心头一跳,连忙询问弟弟是不是眼睛又不舒服了。

宇智波泉奈摇摇头,抿了抿唇,自嘲一笑:“我刚从审讯室出来,才用完了拷问类的幻术,刚刚却给她下了个【做个美梦】的术。”

“真奇怪啊...这种感觉...”

你难得一次正常的公主抱在睡梦中被浪费,把你放在床铺上的宇智波泉奈,站直了身子后看到的是你一脸幸福地滚进了被窝,抱着被子蹭来蹭去的模样。

其实在以前的战场上,也不是没有用过这样的术让敌人一时恍惚、露出可乘之机,可当时的宇智波泉奈是冷酷又恶劣的,想让人就一睡不起,而现在...却希望对方在美梦过后,还能醒来对他笑着,用那如同潺潺溪水般的嗓音,为他讲述梦里的内容。

等你真的醒来后,并没有为此责备他的突然袭击,反而私底下扭扭捏捏地请求他能不能每周来一次,你愿意用食物或者制品来换。

从前的忍术,即便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族人而使出的,其直接目的不外乎是夺人性命,而现在那旁人口中【邪恶的写轮眼】竟也可以成为给予人美好的东西。堂堂万花筒拥有者心情无比复杂,面对你夸张的报酬单(药品、美食、武器)时,还是低下了宇智波高傲的头颅。

谁会跟钱过不去啊!况且、况且...他确实没办法拒绝你言笑晏晏,扯着他袖子撒娇,又表情滑稽双手合十拜拜的模样。

他曾经很是担心你沉浸在梦里不愿醒来,可你从未过度贪恋过梦中的事物,像是无比精准的报时器,准时脱离梦境的速度让他甘拜下风。他可真是好奇你到底梦见了什么,为何每次醒来时都是一副餍足的表情。

不问不要紧,一问,你居然还邀请他一起到梦境里看看。难道就不怕他看到什么失礼的场景?宇智波泉奈内心涌起滔天巨浪,劝说自己不要失去距离感的理智终究还是败在了你坦坦荡荡的邀请中。

既然你都不怕,那他还担心什么!

于是,他见到了高山。

他见到了从未仔细留意过的山川湖海、日月星辰,坠入短促又丰富的梦境,急速地、粗浅地,跟着你的记忆走过了世间万象,穿过人间烟火。

那是你游历各国的记忆,也有你还在构思中的场景。有荒无人烟壮阔绮丽的自然,也有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国都,画面一转,又坠入泛着粉红晚霞的云间,陷入蓬松柔软的云彩里,他呆愣又茫然地看着你用云朵玩戳戳乐,做出一只又一只的棉花糖小狗,抱着它们嘿嘿傻笑。

身上粘毛了小狗白色的毛,狼狈无措的宇智波泉奈看起来像是被萨摩耶包围的小黑猫,在局促不已。你偷笑着,戳出一只小白猫塞到他怀里。他条件反射地抱住了呆萌的小猫咪与它面面相觑。

真弱啊,这样雪白的皮毛容易弄脏,这样柔软的肉垫容易受伤,这样乖巧的爪子无法制敌,这样水润安静的眼睛可真是——

可爱。

英勇善战的宇智波沦陷在你天马行空的梦里。

梦醒时分,他问,为何你做着这样的美梦,还能准时醒来呢?难道梦里的一切不让你留恋吗?你不想一直这样没有工作、没有山一般的文书、没有难以沟通的人们、没有争斗、没有一切困难吗?

他问,你不想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吗?

“正是因为如此,才会醒来。”你为他倒上一杯热茶,在上浮着的白色雾气在你眼中氤氲,“那里、这里,都是我【想要】的东西。”

你无比感谢着写轮眼赐予你不用读档就能体会CG重演的乐趣,笑得像是只吃饱喝足后晃悠尾巴的猫:“回想起美好的回忆,幻想着期待着还没见到的场景,遇见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些,只有一周一次的话未免太少了,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拥有的话,未免也太无聊了。”

“所以准时回来这里,才会有机会让天马行空的梦,变成稀松平常的事情啊。”

来这世间走一遭,身为忍者的宇智波泉奈从未想过,有一天,有人对他说:

泉奈啊,出了那么多次任务、你一定去过很多国家吧?但是,如果你没留意过花之国的春日夜樱、涡之国的海边日出,我会觉得很可惜。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你去看看泷之国壮阔的瀑布在阳光下架起的彩虹桥,也想听听你在风之国没有沙尘暴的夜里躺在那巨大的胡杨树下、仰头去看那轮圆月后的感受。啊,还有那次——茶之国的住宿的旅店,那里的围炉煮茶和美味的羊羹,我十分喜爱,真希望你也有机会尝一下。

平均年龄不过三十岁的忍者世界里,人都希望自己快点长大,变快、变强,却又恐惧着时间,怕它把亲的人带走,爱的人也带走。宇智波泉奈,在人生的倒计时里眷恋着和家人相处的日子,可...记忆中的母亲快要记不起容颜了,他却记得起严肃的父亲,记得起他按在肩膀上遍布老茧的手,记得起他用低沉的声音,督促着他快点长大。

要赢,要活下去。

因是族长一脉,所以要成为强大的忍者保护族人;因兄长不善处理人际关系,所以要成为能够辅佐兄长的二把手。要为家人而活,为族人而活,为荣誉而活,活在家族之下。

泉奈,为【宇智波】感到自豪。

但在宇智波里...

没人叫他去做些浪费光阴的事,没人教他去学会虚度时间。

而你却说,鸟之国的首都在候鸟栖息的湖畔,绿树浓荫,没有南贺川那样的河流,但有比宇智波族地里更大的、波光粼粼的湖泊。你希望他在湖边小屋的长椅上睡上长长的一觉,醒来能吃上暖和的鲜鱼炖汤,相信特产的小鸟造型糕点,一定能得到他的喜爱。

“雪之国呢——终日白雪皑皑。祭典上的冰雕大赛,我在上次拿了第三名哦?多少还是不适应用冰来雕刻呢...还有啊,听说在边境的山边,在特定的时间能够见到稀有的极光,十分绮丽...上一次去的时候我没有看见,那可是存了好久的钱、才雇佣得起宇智波的忍者啊...?下一次我绝对会见到,一定要去看。”

宇智波很擅长火遁,如果旅途上能有宇智波鼎力相助后制作出来的保暖装备的话,相信一定会更加方便吧?是时候提上日程了,到时候就不用特地雇佣忍者去了。你如是想着。

不过啊。

泉奈啊。

“如果你也能看到的话...那该多好啊。”

平均年龄不过三十岁的忍者世界里,现年二十岁的你如是说道。

即便知晓这并非正式的邀请。

即便知晓这并非正式的邀请。

平均年龄不过三十岁的忍者世界里,现年二十的宇智波泉奈,无可奈何地,沦陷在了你的用回忆和畅想编织成的梦里。

“...去看吧。”他说道。

如果那极光真的如你所言那般绚丽。

如果那糕点真的那般可爱。

如果那茶汤真的那般滑爽。

如果那月色真的那般美丽。

如果那彩虹、夜樱、日出——

真的如你所说、那般的值得让人留恋的话。

“我也想、”

同你。

“去看看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