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光小说>玄幻魔法>心声暴露后,疯批千金作成小心肝> 第27章 江疏音番外:她不恨他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章 江疏音番外:她不恨他了(1 / 1)

第278章 江疏音番外:她不恨他了

陆琰与江疏音对视了几秒。

他面色愈发冷峭凌厉,薄唇轻启,“说,你到底是谁?!”

江疏音恨极了他,她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一定是他的仇家,发现了江疏音的存在,易容成了她的样子。

易容后的面孔和声音,居然与江疏音极其相似,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江疏音听到男人的话,长睫狠狠一颤。

她并不笨,男人的话,很快就让她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他怀疑她不是真正的江疏音?

不过想想也是,她曾经那般讨厌憎恨他,就连在渔洲岛,他知道她生下了龙凤胎,她对他的态度,也没有缓和。

只是同意他去看望孩子,并没有消除对他的恨意与厌恶。

她现在贸然出现在这里,确实十分可疑。

“陆琰,你看这里。”江疏音卷起衣袖,让他看她手臂上的烫伤。

陆琰看到江疏音手臂上的伤痕,他身子,再次僵住。

幽暗深沉的鹰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就算仇人能易容成江疏音的样子,但烟灰烫到的痕迹与位置,不可能一模一样。

除非,是江疏音本人。

她来找他了?

陆琰实在是难以置信。

“大叔,你和那位姐姐认识?”

江疏音见陆琰放下手中的枪,她迈开腿,走进屋子。

屋子很简陋,连张床都没有,只有两块门板搭成的简易床。

屋顶其中一角还破了个洞,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十分闷热。

江疏音看着短短时日,清瘦了不少的男人,她鼻尖一阵发酸。

他做这份工作,真的太不容易。

受伤是家常便饭,若不是命大,他都不知死了多少次。

这个世界,看似和平,但背后都是因为这些人的负重前行与自我奉献。

就在江疏音快要靠近陆琰时,他好似反应过来了,看向她的眼神再次变得犀利,“你来这里做什么?滚出去,离我远一点!”

他现在狼狈不堪,身体不适,他不想让她看到他最糟糕的一面!

反正她已经很讨厌他了,就算说难听的话,也只会让她更加讨厌和憎恨一些。

江疏音没有滚出去,她看向阿彩,“我来照顾他吧,这些天,麻烦姑娘了。”

阿彩看了看江疏音,又看了看陆琰。

陆琰见江疏音不肯离开,还要留下来照顾他,他咬了咬后槽牙,“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我让你滚远点!”

阿彩注意到,陆琰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她能感觉得出来,大叔对这位姐姐的在乎。

阿彩将背篓留下来后,默默的起身离开。

阿彩走后,江疏音双手环胸站在陆琰跟前,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现在成了软柿子,我要将你曾经对我的所作所为,全都报复回来!”

陆琰下颌线条紧绷,他拿起放在地上的皮带,扔给江疏音,“好,你可以趁这个机会,加倍抽回来。”

他闭上眼睛,一副任她宰割的模样。

江疏音将皮带扔到一边,她端起保温杯,舀了口鸡汤到他唇边,“我骗你的,以前的事,我不打算跟你计较了。”

男人陡地睁开鹰眸。

见她喂他喝汤,他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江疏音挑了下眉梢,“我喂你,你也不喝?张嘴!”

最后两个字,带着一丝命令的霸气。

陆琰看着眼前的女人,明明容颜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女人,但她对他的态度,好像真的不太一样了。

她不会是被什么附体了吧?

“江疏音?”

“在。”

“江疏音?”

“我是本人,别再质疑了。”

趁他还要再叫她的名字,她直接将勺子里的鸡汤,喂进了他嘴里。

陆琰整个人都愣住。

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她又重新喂他喝了两口鸡汤。

以前只有他喂她吃东西的份,她喂他,那是梦里才会发生的。

在她又喂来一口时,陆琰偏开头,鹰眸幽深的看着她,“江疏音,你怎么了?”

是不是他的仇家,找上她了?

并且将龙凤胎绑架带走了?

想到此,陆琰浑身神经都紧绷起来。

“小丫头和臭小子是不是出事了?”

江疏音摇了摇头,她看着他受伤的手臂和腹部,以及瘦得没几两肉的脸庞,她微微红了眼眶,“陆琰,你在黑色沙漠那样对我,只是为了让我活下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要让我一直那样恨着你?”

陆琰剑眉紧皱地看着江疏音,声音低沉暗哑,“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心理医生找过我了,他将你的日记本交给了我。”

陆琰紧咬了下后槽牙,“操!”

他恼怒的爆粗口,“谁特么让他自作主张的?”

江疏音瞪着陆琰,“你就那么想让我恨你吗?”

陆琰僵了僵,“我告诉你了,你就不会再恨我了?”

起初,他在黑色沙漠不告知她真相,除了让她不遭受犯罪集团的伤害之外,还要让她有个活下去的念想。

若是她一直恨着他,那股恨意,就会强烈的支撑着她活下去。

因为她想要看看他最后会遭到怎样的报应!

若是没有了那个念想,就算犯罪集团的人放过了她,她遭受了精神与身体的双重受折磨,也不会再苟活下去。

事实证明,他做对了。

在黑色沙漠那四年,她一直都对他带着强烈的恨意。

而那股恨意,支撑着她活了下去。

没有像黑色沙漠其他女人一样自杀,了结生命。

“陆琰,在了解事情真相后,我不恨你了。”

陆琰紧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现在她身边有龙凤胎陪着,不恨了应该也不会再自寻短见。

“随你。”陆琰神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你回去吧,等我伤势恢复得差不多后,我会重新回港城。”

江疏音纤眉紧皱,“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不会离开的,我要留下来照顾你——”

江疏音话没说完,就被男人冷声打断,“我不需要你照顾,请你立即离开!上次你在渔洲岛说过了,不管以后我们遇到什么,只需履行好对两个孩子的责任跟义务,感情方面的事免谈!”

以往这些话,都是从江疏音口中说出来的。

第一次听到他用这种口吻对她说话,江疏音的心,不由得窒了窒。

原来,被人讨厌和冷淡的滋味,是这般令人难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