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光小说>玄幻魔法>和家暴男同归于尽后,重生恶女一刀一个> 第二百二十二章恶毒小白花又来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二十二章恶毒小白花又来了!(1 / 1)

inf

沈宁看着前面四周,忽然想到了林舒。

那样的娇弱菟丝子,也不知道有没有从牢里出来。

上辈子,自己被她坑害缠绕,把她当成唯一的好妹妹,结果被吸干血而死。

这辈子,自食恶果的她,会不会半夜梦回,有一点点的愧疚和忏悔?

心里这念头一冒出来,她就想笑。

好人装多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好人。

这心都被骗了。

林舒不管她后不后悔,这辈子自己都踩定了。

林家村,过段时间倒是可以回去一下,看看那些白眼狼吸血虫的惨状,顺顺心情也是极好的。

李良才三个字从脑子里一晃而过,现在的他是监牢里把缝纫机踩到飞起?

李良才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打完就更后悔了,赶紧捂住鼻子,可眼前的巴掌还是狠狠扇了过来。

寸头,刀疤脸,一脸的凶相。

对方恶狠狠的瞪来。

“再吵,弄死你!给你喝马桶水,听清楚了没有!”

“清楚,清楚!”

李良才一缩脖子,吓成了鹌鹑,恨不得原地消失。

他心里的眼泪水哗哗哗的往下流,贱人,贱人!

沈宁你这个贱人!

他无时不刻不在咒骂那个恶毒狠毒的女人,希望对方也被关进来,狠狠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只要半年。

再有半年,他就能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弄死这个臭娘们!

心里骂的起劲,还是在被人狠踹了一脚后,麻溜去了厕所拿牙刷刷马桶,身后一片嘲笑声,他恨得眼眶通红。

林舒却早就拎了个小行李回了林家村,然后没待几天就匆匆来了湖市。

她整个人瘦的脱了像,又喜欢流眼泪卖可怜,真有人相信,把在湖市看见沈宁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嘴上可怜兮兮的感谢。

“谢谢你,要不是知道了姐姐的消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事,你要是找不到人,可以去局里问问,应该有信息的。”

那人还真是纯纯的好心,根本没看出眼前的女子一派的蛇蝎心肠。

林舒目送对方离开,转头上了公交车,就去了局里问。

她一味卖惨,可局里的同志严守规则,就是不能告诉她。

一番僵持,她根本毫无进展。

正要离开,她忽然就看见沈宁下了车子,走了进去。

攥着行李袋的说猛然用力到发白。

“沈宁!”

我找你找的好苦!

一双眼睛沁出了毒汁!

沈宁还不知道林舒就等在外面,准备跟着她回家,要做她的背后灵。

她看时间差不多,就要走,正好余言进来了。

四目相对~

余言笑的目中无人。

“原来是你啊,我就说我家那个傻姑娘怎么犯了傻,原来是这样啊。”

这样?

这样是那样?

故意意有所指,话都不说完整。

沈宁要是生气,对方大可以甩出一句,我不是这个意思。

纯纯的心机婊。

沈宁才不惯她这臭毛病。

“你家那个是挺傻的,拿着包往人头上砸,还把人打晕,咖啡店店长前脚犯了病,她后脚就砸了人,一连都是蠢事,还真是傻。”

余言“”

“果然牙尖嘴利厉害的紧,一点都不让人呢。”

沈宁只当夸奖。

“您还是去问问情况吧,总是逮着我一个无关路人发脾气,小心老的快。”

余言眉头一皱,忽然意识到,要是再皱眉头,那皱纹就更明显,可不是上了这鬼丫头的当。

她顿时气得不行,那股子气扯得她面皮子紧绷,皱眉也不是,不皱眉更不是。

“好,很好!”

她气呼呼的甩出一句话,扬长而去。

身后的余女侍跟了上来,路过沈宁,充满寒意的瞪了她一眼。

沈宁赶紧喊人。

“余小姐,管好你家的狗!”

余言头都不回,根本不想搭理她。

余女侍更是气的鼻子都歪了。

果然是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

瞧这主仆两人都是气呼呼的走了,沈宁顿时高兴的乳腺都通了。

她才不要生闷气,对身体不好,容易长结节,还会老得快。

有仇有气,干嘛不当场发泄出来,报复回去?

本来要走的,一看余家都来人了,她干脆也不走了,就回了原来的会议室看热闹。

公安们本来也要叫她,现在看人来了,正好就安排着和余言坐在了对面。

双方都是看也不看,余言更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反观沈宁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脾气很好。

其实,她就是故意憋着坏,她知道自己越笑的开心,这女人就会气得更狠。

那她干嘛不笑~

余言“”

怎么不当场来一道雷劈死你!

负责调解的是个女公安,一看这架势就感觉脑袋有点疼。

还是将记录拿了出来,头疼的开始调解。

“今天,你们所经营的咖啡店店长来沈宁经营的店里,发生冲突,造成物品损失,一共”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余言不耐烦的打断。

“行,多少钱?”

女公安脸色有点难看。

沈宁赶紧给对方安抚一眼,将清单拿了出来。

上面都是被打碎的东西,还有墙壁要重新清理上油漆的总共的花销。

“林林总总就是这些,不过今天已经耽误了我们一天的生意,这墙壁弄成这样,我也不好开门待客,你要赔我几天的损失。”

“不用废话,一点小钱我瑜伽还是赔得起的。”

余言说的轻松。

余女侍听她意思,直接写了一张一万块的支票,余言签字盖章递了过来。

“拿着吧,一点小钱就不要浪费时间,我侄女什么时候能走?”

女公安的脸色彻底黑了。

拿钱砸人?

这什么意思。

有钱就能无所欲为嘛!

“家属,注意你们的态度!就算你了结了糖小喵的事情,你侄女砸的人,还有因为被你侄女误伤的店长还在医院抢救。人命关天,这可不是拿钱出来了结的事情。”

全甩了出来,这回轮到余言的脸色不好看了。

她心里想用雷劈死的人,立马从沈宁换成了余莺莺。

果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蠢货!

余女侍赶紧上来补救。

“不好意思,我们小姐只是心疼孩子,救人心切,放心这里面的医药费我们家承担,还是要以人为主。”

一派的场合话,谁都知道他们真不真心。

女公安想到刚才抓到了那些人,就知道眼前这所谓的余家手眼通天,真能用钱砸死人,赶紧催促沈宁签字拿钱。

“不管你们家到底是存什么想法,不过糖小喵的事情已经了结。今后不能想着继续报复,不然就罪上加罪!”

她一番言辞冷冽,余言自然是满口答应。

“都听你的。”

眼神却恶狠狠盯向了沈宁。

臭丫头,我们没完!

inf。inf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