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 章(1 / 1)

周一下课后,吕儒律和谢澜之走在熙熙攘攘的走廊上,一人手上拿着一本编译原理。

一般而言,周末吕儒律和“受组”一起玩的时间更多,但一到工作日,他就会和“攻组”走得更近,尤其是谢澜之,两人是同班同学,课程几乎一样,想不见面都难。

“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拜神有没有用。”吕儒律愁眉苦脸地说,“你懂的,就是那种象征直男的神,拜了之后能保佑段野洲不变弯。”

谢澜之低头看着手机,漫不经心道“我建议你先去拜个河神。”

吕儒律一怔“此话怎讲”

“马上要游泳考试了,如果你还想毕业,你需要河神保佑你不会沉入河底。”

“游泳考试又不是在河里考。”吕儒律说,“照你这么说,我应该去拜游泳池神池神”

谢澜之把手机放进口袋里,说“你拜。我先走了,回见。”

吕儒律问“你去哪”

谢澜之看了他一眼,淡声说“去接4721吃饭。”

吕儒律忍笑道“慢走不送。别忘了吃完饭把4721送来,他答应了教我游泳的。”

谢澜之“嗯。”

“对了澜哥。”吕儒律蠢蠢欲动地嘴欠,“你私下会叫小情书老婆吗”

“”谢澜之凉凉道“你要是真那么闲,就把小组作业的t做了。”

世界这么大,总有几个“奇葩”大学要求学生必须通过游泳考试才能毕业,他们学校便是其中之一。男生100米,女生50米,没有规定的泳姿,只要能游到终点你用狗刨都行。问题是,他连狗刨都刨不会,甚至把脸埋进水里五秒就会忍不住起来大喊“给我毛巾”。

大一的时候,谢澜之教过他游泳,但只教了一个小时就放弃了,并且丢给他一句话“你可能毕业不了”。那次以后,无论他怎么死缠烂打和伏低做小,谢澜之再也没答应过教他。

就这样,他的游泳考试从大一拖到了大三,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谢澜之未完成的教学任务将由他老婆秦书继承。

吕儒律回到寝室,一边诅咒垃圾学校赶紧倒闭,一边翻箱倒柜找出了他早已生灰的泳裤和泳帽。临出门前,秦书发来了微信。

秦书律哥,1274向我转达了你的话。可是,你确定还要我教你游泳吗你都认识段野洲了惊呆

以不变弯为已任杀鸡焉用宰牛刀,教我何须段野洲。再说了,我和段野洲刚认识,哪好意思麻烦人家

秦书可是如果你想要和他发展长久的直男关系,那还是得多多接触吧。你可以问问他有没有时间,无论他答不答应都请他一起和我们过元旦,我请客

以不变弯为已任费用倒不是问题

吕儒律虽然不像1274和4721一样家里是有矿的富二代,但他爷爷在首都三环的老房子几年前拆迁了,他爸又是独生子,所以他刚成年就喜提两套四室两厅的大平层。这几年他在南方读书,首都的房子没人住便租出去了,每月的房租就是他每月的生活费。

秦书那问题是

以不变弯为已任实不相瞒,就我这种诡异的体质,我有种预感,如果我和段野洲走得太近,他也会弯的笑哭

秦书放心吧律哥,直的弯不了,弯的也直不了。你天天和我们在一起,你不是也没弯么

以不变弯为已任可我现在也不知道他是直是弯,直接问他太冒昧了

秦书哦,问他性取向都觉得冒昧了你逼我叫我哥1274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冒昧

以不变弯为已任这怎么能一样我们认识多久了,我和他才认识多久

秦书好吧,其实想要推理出段野洲的取向也不难。首先,段野洲是成都的吗

以不变弯为已任你几个意思,刻板印象地域歧视

秦书那你找个借口给他发张腹肌照,看看他什么反应

以不变弯为已任啥你让我给一个游泳专业的体育生看我那可怜兮兮的几块腹肌

秦书我的意思是,男同和直男看到帅哥腹肌的反应是不一样的,你可以借机判断他的性取向

还有这种事

理智告诉吕儒律,秦书脑回路异于常人,他的主意多半馊。但转念一想,似乎又有那么点道理。就像直男和男同看到漂亮女生的反应不一样,腹肌在直男和男同眼中,大概也是不同的东西

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吕儒律洗干净泳裤换上,对镜浅浅地自拍了一张,同时发给了三个人袁久久,有女朋友的球友,以及段野洲。

不多时,这三人陆续回复了他。

以不变弯为已任看看我新买的泳裤怎么样图片

袁久久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毒龙遁形,我心无窍。

以不变弯为已任看看我新买的泳裤怎么样图片

球友行行行,知道你有腹肌了,炫耀啥啊,我练我也有白眼

以不变弯为已任看看我新买的泳裤怎么样图片

一碗野菜粥你泳裤呢没看到

“你泳裤呢”四个字仿若一道金色传说的光芒,照得吕儒律眼睛发亮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

以不变弯为已任对了学弟,你是哪里人

一碗野菜粥江苏

江苏好啊我国很多游泳名将都是江浙沪的。

以不变弯为已任你可以教我游泳吗

一碗野菜粥可以

晚上八点,吕儒律如约来到了学校的室内游泳馆。

这个时间校游泳男队的日常训练刚刚结束,随处可见穿着泳裤的高大体育生在泳池旁走来走去,每一个都有腹肌,腹肌上还带着水珠。要是袁久久看到了这副景象,恐怕念一百遍清心咒都清心不了。

吕儒律站在池边张望了一会儿,没找到段野洲的身影,又将目光转向泳池里。

泳池分为深水区和浅水区,深水区的深度高达两米,是吕儒律这样的旱鸭子无法企及的深度。泳池里有零星几个男生在游泳,他们都戴着泳帽和泳镜,吕儒律也认不出谁才是段野洲。

突然,离他最近的泳道哗啦啦溅起水花,一个脑袋从水花中冒了出来,紧接着是宽阔的肩膀和呈倒三角状的腹腰“晚上好,律哥。”

即便是直男也不得不赞叹段野洲有如行走的衣架般的身材。大概是因为训练多半在室内,段野洲不但不黑,反而是偏白的肤色,肌肉结实流畅又不会显得壮硕,上半身浮在水面的样子,就像一条深海里的人鱼。

段野洲把泳镜推至额头,他的黑发全部塞在泳帽里,没了发型的修饰,他的眼睛更显得深邃,带着湿润的水汽望过来的时候,着实摄人心魄。

吕儒律客气地笑了笑,蹲下身和段野洲说话“你还在训练吗要不我晚点再来。”

“不用,训练已经结束了。”段野洲双手撑在池边,稍稍借力,便轻轻松松地上了岸“麻烦帮我拿一下毛巾,就在你身后的椅子上,谢谢。”

吕儒律“不客气。”

啧啧啧,听听,“晚上好”“麻烦”“谢谢”“不客气”,他和段野洲的交流伪装得多有礼貌,多有素质啊。要是换成楚城叫他拿毛巾,他大概会一边给他拿一边说“不拿滚,你自己没手吗”。

吕儒律转身就看到了段野洲的毛巾,毛巾上放着一条银色的链子是一个精致古朴的十字架。

吕儒律把毛巾和十字架递给段野洲,问“你信教啊”

段野洲接过十字架戴上“我不信,但我姥姥信,她非要我戴着。”

行走的衣架赤裸上半身,胸前却有一个十字架的画面着实有点蛊,直男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室内游泳馆虽然有空调,但十二月的气温也不是开玩笑的。吕儒律刚想提醒段野洲当心着凉,一个已经穿好了羽绒服的男生走了过来,对段野洲道“我今晚不回寝室了啊。”

段野洲点了点头,向吕儒律介绍“律哥,这是我室友兼队友兼前饭搭子,洪子骞。”

前饭搭子前现在为什么不搭了。

吕儒律一句“你好,感谢你们为我校体育事业做出的贡献”尚未说出口,洪子骞陡然双眼发光,高喊“宝宝”

吕儒律目瞪口呆之际,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骞骞”

吕儒律回头望去,看到了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正朝他们的方向飞奔而来,目测是洪子骞的女朋友。

洪子骞冲上前“宝宝当心,地上滑”

女生一头扎进洪子骞怀里,兴奋道“骞骞,我科目二终于过了”

洪子骞一把将女生抱了起来,原地转起了圈圈“太棒了宝宝好厉害,才考五次就过了”

吕儒律太久没看到异性小情侣在他面前秀恩爱了,居然觉得很赏心悦目。洪子骞和他女朋友有着最萌身高差和体型差,抱在一起转圈圈的场面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比某些偶像剧演的好多了。

段野洲却似乎欣赏不来,低声对吕儒律道“我们最好离他们远点,这个位置有点不吉利。”

吕儒律好奇地问“为什么卧”

他还没来得及“槽”出来,大腿外侧忽然被女生转着圈的腿狠狠一扫,他本能地向后闪躲,却是脚下一滑

噗通。

女生惊叫道“快放我下来,有人掉水里了”

洪子骞“啥”

段野洲冷冷扫了洪子骞一眼,扔下毛巾和一句“你是真的不吉利”,迅速跳进了水里。

吕儒律刚好掉进了深水区,还是以面朝天花板的姿势,整个人不断地下沉。

这是在室内的游泳馆,有的是游泳健将,吕儒律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有事,随便抓个浮线他就能起来。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池水便涌入了他的口鼻。旱鸭子对水的巨大恐惧笼罩在心头,他还穿着厚重的冬装,毛衣吸水后变得格外沉重,严重影响了他的自救。

吕儒律呛了一大口水,难受得不知所措,伸手乱抓,却死活抓不住近在咫尺的浮线。

救、救救孩子

就在即将被呛第二口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随后有股力量带着他浮出了水面。

“咳咳咳”

吕儒律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到眼睛都睁不开,眼泪也咳出来了。

段野洲在身后抱着他,握住他的手带他抓住了浮线“律哥,你没事吧”

吕儒律缓了许久才勉强缓了过来,艰难地说“我没事,我还清醒着。”可能是脑子进了水,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不需要人工呼吸”

段野洲愣了一愣,表情逐渐消失“没人想人工呼吸你,谢谢。”

小情侣双双蹲在池边,愧疚得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你们当然不是故意的。”段野洲微微一笑,“就像你们上回在寝室打闹,撞到正在吃饭的我,把我甜甜圈撞掉的时候一样。”

吕儒律含泪看看段野洲,再看看洪子骞和被他抱在怀里的女朋友,突然顿悟了。

原来这才是段野洲加入sda的真正原因难怪洪子骞会是“前饭搭子”呢

吕儒律仿若在地球徘徊万年终于找到同类的外星人,紧紧地握住了段野洲的手“正所谓相逢何必曾相识。学弟如若不嫌弃,以后让我做你的饭搭子吧”

段野洲又无语又好笑“搭搭搭,你先休息别说太多话,以后我们慢慢搭。”

“你也别说这种话,”呛水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吕儒律浑身无力地靠在段野洲怀里,痛苦地闭上了眼,“鉴于我们现在的姿势,我都觉得我们有些暧昧了。”

段野洲抬手覆在他眼睛上,让他安息般地将他的眼睛轻轻合上,说话也不像刚才那么讲礼貌树新风了,甚至给他取了个外号“快闭嘴吧,敏感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