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0 章(1 / 1)

能在跨年夜来温泉山庄的游客肯定不会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吕儒律放眼整个广场,只有他和段野洲是唯二的两个例外。

他本来觉得自己蛮惨的,冷不丁看到段野洲和他一样惨,甚至比他更惨,突然有些想笑。

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啊,吕儒律想,要不我和段野洲抱团取个暖吧。可是,两个例外的单身狗能做些什么呢。

段野洲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吕儒律看着段野洲目不斜视地穿过拥抱的澜书,牵手的宁城和亲吻的骞卓,在一片灿烂的烟火下来到了他面前。

“要不要来抱一下。”段野洲问他。

正值敏感期的吕儒律稍有犹豫“抱太暧昧了,我们握个手吧。”

段野洲无情嘲笑“你见过哪个正经大学生握手跨年的。”

吕儒律看了看四周的小情侣们,心虚道“可是,如果我们也抱来抱去的话,和他们不就一样了么。”

单身狗要有单身狗的自觉,咱们千万不能和小情侣学。

段野洲根本懒得理他,又向前走了一步。

烟火的光辉一阵阵扫过男生年轻的面庞,忽明忽暗,明明灭灭。

“你不要再过来了,我们”吕儒律咽了口口水,随着段野洲离他越来越近,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们离得好近。”

“那你倒是别动。”段野洲在距离他半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后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玩意儿。

是sda的墨镜狗头徽章。

吕儒律愣了愣,失笑“你还真把这个带着了。”

段野洲抬起手“毕竟是会长的吩咐,就当是个护身符了。”

吕儒律看着段野洲垂眸替自己别徽章的模样,心底涌上一股愧疚。段野洲能随身携带sda的徽章,足以证明他身为一只单身狗的决心和原则,自己怎么能因为段野洲区区几个无法理解的行为就怀疑他是男同呢。

吕儒律露出笑容,真诚地祝愿“段野洲,新年快乐。”

段野洲也笑了声,帮他戴好徽章之后又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新年快乐,律哥。”

吕儒律说“你把你的徽章给我,那你就没有来自sda的保护了。”

段野洲甚是警惕地往洪子骞的方向看了眼“没关系,我自己会小心。”

“又或者,让我的徽章保护你吧。”吕儒律说着,把手伸进了裤子的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枚和他胸口戴着的一模一样的狗头“没想到吧,我也带了”

段野洲扬了扬眉“确实没想到。”

“那可不,”吕儒律一边替段野洲戴上徽章一边说,“我早有预感,今晚我们一定会需要保护。”

“机智。”段野洲非常捧场地夸赞了一句。这时,一枚巨大的烟花升上了夜空,砰地炸开绽放,也夺去了段野洲的视线“今晚狗粮虽然多了点,但烟花还是很漂亮的。”

吕儒律顺着段野洲的目光望去,情不自禁地感叹“是啊。”

两人肩并肩站着,眼睛里映着同样漂亮的烟火。虽然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但吕儒律一点都不觉得孤独。

“律哥我回来了”秦书不知道从哪蹿了出来,一手拿着一根滋滋燃烧着的手持烟花,“要玩仙女棒吗”

吕儒律冷哼一声,接过一根爱心形状的仙女棒“哟,你还知道回来找我啊。”

秦书挥舞着仙女棒“知道知道”

不仅仅是秦书,其他人也结束了腻歪,纷纷走了过来。

徐宁浅笑着说“儒律,野洲,新年快乐。”

楚城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握拳道“律哥今年要加油脱单啊”

“送你的新年礼物,”谢澜之递给他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谢了。”

吕儒律知道谢澜之这是在谢自己上次救了他老婆,豪爽地接过礼物,冲着所有的兄弟高喊“新年快乐”

酒店的新年烟花放了近半个小时,凌晨一点,游客们渐渐散去,吕儒律和兄弟们各回各房。

段野洲的房间在三楼,其他人的房间都在五楼。澜书在503,宁城在507,而吕儒律的房号刚好在503和507的中间,正是那万恶的505。

一开始得知自己又双叒叕被夹在了男同中间,吕儒律是拒绝的。但今晚酒店满客,他想换房只能和段野洲换,他不忍心让学弟替自己“受苦受难”,含泪住了进去,同时祈祷这家酒店的隔音不要太差。

吕儒律洗完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刷手机,看到秦书给他发了条微信。

秦书律哥,我去你房间找你猫猫探头jg

以不变弯为已任你找我干嘛

秦书你不是有心事要向我倾诉吗

以不变弯为已任哦,那个啊,现在已经没有了。

段野洲已经用行为向他证明了自己单身的决心,他不想再去怀疑一个如此虔诚的,随身携带协会徽章的sda成员,那是对段野洲的极度不尊重,更是对sda精神的亵渎。

他必须对段野洲彻底放下戒心。

秦书好吧

秦书对了,1274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以不变弯为已任我还没拆呢

秦书快拆快快啊啊啊

吕儒律放下手机,拆开谢澜之送的礼物,居然是他最喜欢的电竞比赛总决赛门票,还是两张他当时抢得手快断了都没抢到

以不变弯为已任卧槽我宣布,谢澜之以后就是我义父

秦书不好意思哈,我刚刚问了1274,他说他没兴趣当你爹。s礼物是我挑的

吕儒律愉悦地欣赏着小情侣送他的礼物,忽然听见了敲门声。

深更半夜的,谁会来找他

吕儒律下床走到门口“谁”

门外传来段野洲的声音“是我。”

这个时间,段野洲跨越两层楼来敲他的门,实属有些暧昧了。但吕儒律瞥了眼被他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的狗头徽章,一点不慌地打开了门。

门外,段野洲还穿着刚才的衣服,一身的低气压,表情像是刚打完一局苦战半小时,最后却被敌人偷了水晶的游戏。

吕儒律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

“怎么了。”段野洲深吸一口气,“让我告诉你我怎么了。”

据段野洲讲述,他回到房间后,经历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件。

首先,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震惊地发现手机没有锁屏,界面停留在他和教练的微信聊天框上。十分钟前,他给教练发了一个“让我看看你是哪种傻逼”的表情包,教练长达60s的语音紧跟其后。

段野洲立即向教练解释道歉,说自己是误触了。好不容易取得了教练的谅解,他顺手在家人群里抢了一个红包,别人都是几十几百的金额,而他02元。

一直到这个时候段野洲还没意识到不对,他走进浴室想刷个牙,却发现酒店似乎忘了在客房里准备洗漱用品。

这种失误对于一个走高端路线的酒店来说太不应该了,可以说是极小概率的事件。段野洲沉默着感受四周,隐隐觉得身边的磁场都不一样了。他没有打电话给酒店前台,而是给洪子骞发了条微信你住几号房

“我的房号是311,洪子骞的是313。”段野洲十分坚决地说,“我宁愿让果蝇在我水杯里产卵,也不想住他隔壁。所以”段野洲顿了顿,声音软了两分“律哥能收留我一晚吗”

能能能,试问有谁能拒绝身高190,身负“诅咒”,可怜兮兮求收留的体育生学弟呢。

同样身负“诅咒”的吕儒律感同身受,慷慨地向段野洲伸出了援手“可怜的小家伙,快快请进。”

段野洲却没有立刻进去,反而上演了一波欲拒还迎,迟疑道“真的可以吗,律哥,你那么敏感。”

“有你的狗头徽章保护,我想我敏感期过了。”吕儒律说,“进来吧。”

吕儒律房间的东西一应俱全,床有一张,洗漱用品有两套。吕儒律倚在门边看着段野洲刷牙,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段野洲“505的磁场比311好不到哪去,恋爱的酸臭味甚至是311的两倍,你确定要我收留你吗”

段野洲吐掉嘴里的泡沫,刚要说话,他的手机震了起来。段野洲拿起手机朝阳台走去“去接个电话。”

段野洲出去的时候随手带上了门,只留了一条门缝。他刻意压低了讲电话的声音,可吕儒律的听力实在过于逆天,一条门缝足够让他听得七七八八段野洲是在和他妈打电话,两人聊得似乎不怎么愉快。

唉,这大过年的。

段野洲打完电话回来,神色看不出异样。吕儒律正琢磨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学弟,就听见段野洲问“律哥刚刚的意思是,学长们晚上会做点什么”

段野洲的语气十分随意,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行行行,讨论这个也可,比聊家庭问题好。

“你觉得呢。”吕儒律面无表情地反问,“要是你和你喜欢的人住一间房,你会做点什么吗。”

段野洲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得出答案“那要看对方允许我做什么了。”

“正直的你。”吕儒律打趣道,“要是她什么都不让你做呢”

段野洲颇为惋惜地轻叹一声“那就学习吧。”说着,段野洲看了眼时间“快两点了,睡觉吗”

酒店的大床睡两个男大学生绰绰有余。吕儒律和段野洲分别从床的左右两边上床,盖好被子,中间的距离再睡一个楚城没问题。

两人坐着默默对视了十秒。

吕儒律“晚安”

段野洲“晚安。”

啪地一声,段野洲关掉了所有的灯。酒店的遮光做得很好,灯一关,什么都看不见了。

枕边骤然多个学弟,吕儒律多少有些不习惯。放在一个月前,他能想到自己的跨年夜会被四个男同狂喂狗粮,但他绝对想不到有人陪他吃狗粮,顺便还陪他睡了觉。

过了一会儿,段野洲在黑暗问“律哥,你睡着了吗”

吕儒律说“睡着了。”

段野洲笑了声“谢谢你让我和你睡。”

吕儒律闭着眼道“好说。”换做别人可能会觉得段野洲要么是在封建迷信,要么是在小题大做,只有真正被小情侣们“伤”过的人,比如他,才能对段野洲感同身受。

“好安静啊。”段野洲没缘由地感叹,“话说,如果隔壁两边有什么动静,我们能听见吗”

“你能不能听见我不知道,反正我应该能听见。”

段野洲对此表示怀疑“你听力那么好的”

吕儒律幽幽道“你妈在澳洲,你要去澳洲过寒假吗”

段野洲怔愣片刻,随即反应过来吕儒律听见了他打电话才知道的这些,由衷赞叹“6。”

吕儒律谦虚道“过奖。”

段野洲在吕儒律身边翻了个身,面对着他说“希望今晚安安静静的,否则我们应该会很尴尬吧。”

吕儒律“”

艹,你小子会不会聊天你这话说出来就很尴尬了好吗,你让我怎么再心平气和地和你睡

“快睡快睡,”吕儒律催促道,“睡着了就什么都听不见了。”突然,吕儒律耳尖一动,似捕捉到了什么动静“等下。”

段野洲问“怎么你真听见了”

“我刚刚好像听见了”吕儒律喃喃道,“奇怪。”

段野洲好奇死了“你听见了什么”

吕儒律不是很有把握地说“我听见1274和4721在说英语。”

段野洲问“你确定你没听错”

在自己的强项上,吕儒律自信且高傲“窃听器听错了我都不可能听错。”

段野洲道“可是澜哥和秦书学长大半夜说什么英语”

“已知澜哥和秦书对我的听力技能十分了解,难道”吕儒律缜密推理,提出假设“他们这是加密通话,就是为了让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对啊,我高考英语可考了137分,词汇量巨大,有什么是我听不懂不会说的他们太瞧不起人了吧”

“这么厉害真的假的。”

“你不信可以考我。”

段野洲说“结膜炎用英文怎么说。”

吕儒律的沉默长达半分钟“6。”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