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3 章(1 / 1)

元旦假期结束对广大大学生来说意味着两件事第一件事,寒假即将来临;第二件事,在寒假来临之前,他们还要在炼狱里痛苦地走那么一遭期末大考它要来了

考试时间长达一个月,这是无数奇迹发生的一个月。无论这个学期你荒废了多少时间,逃了多少堂课,只要你愿意在这一个月内发奋苦读,为知识献出自己的灵魂和生命,你就有概率可以获得欢天喜地过大年的资格。

学校图书馆为学生自习的座位远远供不应求。图书馆七点开门,想要在周末占到座位,至少要六点半开始在图书馆门口排队。吕儒律和秦书,楚城组成了学习互助小组,信誓旦旦地约好一起早起去图书馆学习,朝着国家奖学金砥砺前行。

凌晨六点,闹钟准时响起。吕儒律艰难地拿起手机,双眼睁开一条缝,在名为今天不学习,明天变垃圾的三人微信群里发言。

以不变弯为己任我昨晚不小心从床上摔下去了,磕到脑子了,今天实在无法学习。对不住了兄弟们,你们先学一步

发完消息,吕儒律心满意足地闭上眼。下一秒,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已经完成了晨练的楚城毫不客气地掀开了吕儒律的被子,用力敲醒沉睡的心灵“律哥起床了再不学习,你只能一辈子当包租公了”

吕儒律戴上痛苦面具,哆哆嗦嗦地开始穿衣服“我就不该给你备用钥匙。”

两人在宿舍楼下和秦书汇合。吕儒律裹紧风衣,背着书包,冒着寒风朝图书馆走去,手里还捧着两个热腾腾的白面馒头。他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我又和两个受混一起了就因为谢澜之是学神根本不需要复习,而徐宁又是和他们不同专业的美术生吗

罢了罢了,这周就算了,下周再和两个攻一起玩。

学习互助小组的时间把握得很好,三人成功抢到了完美的座位位于没什么人经过的角落,舒适的沙发座,离饮水机和洗手间距离刚好,充电插口管够。

三人端正坐下,眼神坚定地翻开专业书,相互立下誓言谁先搁笔谁傻逼,谁先合书谁变猪。

一个小时后。

吕儒律在王者峡谷里推掉敌方水晶,摘下耳机,一本满足地从手机上抬起头。只见在他左手边,楚城的回笼觉睡得正香;在他对面,秦书捧着手机,两眼放光,满脸的姨母笑不用问,这小子肯定又在b小说里磕c上头了。

秦书察觉到吕儒律的目光,用眼神问他要不要去上厕所。吕儒律心领神会,给睡着的楚城背上披了张草稿纸免得他着凉,然后起身和秦书一起朝洗手间走去。

离开自习区,他们终于可以说话了。秦书真情实意地感叹“年下真好磕。正所谓,没有年上宠,哪来年下疯。”

吕儒律嘲笑道“可惜你身边的c全是年上。”

秦书叹了口气“可不是么。”但即使是这样,也挡不住秦书强烈的分享欲“律哥我和你说,我今天看的这个攻真的太会了他知道受是直男,所以选择耐心蛰伏,投其所好,利用温水煮青蛙的战术一点点融化受”

吕儒律对这种不现实的情节没有任何兴趣“巴拉巴拉巴拉。”

秦书一怒之下闭上了嘴。

两人上完厕所回来,楚城已经醒了。他递给吕儒律一张字条,压低声音“是那个短头发的女生让我给你的。”

吕儒律打开字条,上面写了女生的联系方式,还说期待能认识他。

秦书小声八卦“哇,ui律哥终于要脱单了”

吕儒律朝女生看去,女生也正看着他。他抱歉地笑笑,摇了摇头。女生明白了他的意思,显得有些失望。

楚城说“律哥你不加她吗”

吕儒律道“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楚城好奇地问“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吕儒律想都没想道“我喜欢甜妹,甜妹就是人世间的瑰宝,不允许反驳。”

楚城恍然大悟“我懂了,难怪你之前愿意带余醉薇打游戏”

余醉薇在网上的形象属于标准的甜妹,晒在社交平台上的每一张照片都拥有治愈甜美的笑容。她的声音不用夹就很甜,元气满满叫“哥哥”的时候对百分之八十的男生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话说,你们直男是不是都偏爱甜妹”秦书问。

吕儒律说“这和直不直没关系,澜哥也喜欢甜妹啊。”

“什么”秦书突然慌了,“你怎么知道我哥和你说的卧槽那个甜妹是谁”

“你是不是傻。”吕儒律嫌弃道,“我的意思是,你在谢澜之眼中就是甜妹。还非得我说出口,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人。”

秦书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大为震撼“我是吗”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始终维持着较高的学习效率,平均每小时摸鱼三十分钟。

复习完一章的内容,吕儒律刷了个朋友圈,一眼看到了段野洲十分钟前发的状态。

一碗野菜粥学高数时的我图片

配图是一张黑猩猩双手抱头的照片。

吕儒律不由地笑了。

数学是理工科的基础学科,在他们学校百分之九十的人都逃脱不了高等数学的折磨。那棵名为高数的树上每年不知要挂多少学生,无论是多高多帅的帅哥,在高数面前众生平等。

吕儒律顺手点进段野洲的主页,发现段野洲仅半年可见的朋友圈居然只有这么一条。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想起自己在一个小时前发了一条说要教秦书和楚城高数的状态,段野洲还点了赞。

吕儒律陷入沉思为什么段野洲偏偏在这个时候发朋友圈难道是在暗示我给他辅导高数

呵,想太美了吧学弟,我放着甜妹不去教,去教一个可能对我有异样感情,将我视作逆鳞的学弟,我是疯了吗我还指望着你尽快知难而退,迷途知返,早日回归直男的阵营呢。

这时,一个充满良知的声音在吕儒律脑海中响起可是段野洲都愿意教你游泳。

吕儒律眉头皱了松,松了皱,再三确认自己确实不希望段野洲因为挂科过不好年后,认命地点开了学弟的头像。

以不变弯为己任那个,我对高等数学略懂一二。需要帮忙吗

一碗野菜粥真的可以吗谢谢律哥

段野洲似乎十分高兴,还给他发了一个甜妹爱用的猪猪撒花表情包。

吕儒律嗯

他记得段野洲之前不爱用表情包啊,怎么突然画风成这样了。要不是知道不可能,他还以为段野洲在他身上用了什么大数据追踪技术。

以不变弯为己任我下午就有空,你想在哪学习

一碗野菜粥来我寝室怎么样洪子骞今天不在

吕儒律在心中默默叹气太明显了,真的太明显了。公共场合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段野洲,要知道寝室可是你放内裤的地方啊

辅导学习需要用嘴说,为了不打扰到其他同学,寝室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吃过午饭,吕儒律来到了段野洲所在的42栋男生寝室。

他们学校所有的体育生都住在42栋。吕儒律走进大门,两个穿着篮球服的男生迎面走来,每一个的身高都超过了195。宿管阿姨容光焕发地和他们打招呼,看起来比其他宿舍的阿姨年轻得多。袁久久要是来了,大概会感叹这就是天堂吧。

吕儒律来到段野洲的605寝室。段野洲打开门,看到吕儒律呼吸里带着微喘,问“律哥,你怎么了”

吕儒律看着段野洲。大概是因为在学习的缘故,学弟戴了一副方框眼镜,脸部的轮廓柔和了一些,好像帅得没那么坏了。

“怎么了”吕儒律道,“我刚刚一口气爬了六楼啊”

段野洲发出一声讥笑,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及时地将讥笑转化成一个浅笑“辛苦了律哥,快进来吧。”

段野洲寝室的清洁度至少超过一大半的男寝,虽然各式各样的球鞋摆了一地,桌子上也乱七八糟地放着水杯,书本,笔和好几种电子产品,但整个房间至少干净无异味,不会让人觉得是在垃圾桶捡帅哥。

段野洲问“律哥,你吃甜甜圈吗”

“不用了。”吕儒律时刻谨记自己“报恩”的使命。身为直男,他不能给男同任何搞暧昧的机会。吕儒律抱着高等数学,摆出一副无欲无求的神色“时间紧迫,我们快开始吧。”

段野洲“哦”了一声,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学长,请。”

“在开始之前,我有话和你说。”

“嗯”

“你现在又要学习又要训练,不谈恋爱是正确的。”吕儒律意有所指地强调,“我也和你一样,想以学业为主。就算现在有人向我告白,我也绝对不会同意的,无论是谁都不同意绝对不同意。”

段野洲怔愣了一下,随即挑了挑眉“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律哥那么激动干嘛。”

“我不是激动”吕儒律激动地说,“我是在向你表明我身为sda,003号成员的决心。”

段野洲看着他,想了一会儿,认真地问“律哥,真的无论谁向你告白你都不同意吗”

吕儒律忙不迭道“对对对。”

无论是谁,包括你

段野洲又问“那如果是颜值巅峰期的刘亦菲呢”

吕儒律沉默两秒,道“我们开始学习吧。你知道什么是隐函数存在定理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