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6 章(1 / 1)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今晚的游泳小课堂正式告吹。

段野洲带着全身湿透的吕儒律来到校游泳队专用的更衣室,让他赶紧把湿衣服脱了,洗个热水澡,再换上干爽的衣服。

那么问题来了,吕儒律哪来的干爽衣服干爽的泳裤他倒是有一条。

“我在储物柜有一套备用的衣服可以临时支援你。”段野洲说。

吕儒律犹豫片刻,认命地叹气“谢了。”

如果把男男暧昧行为根据暧昧程度分为a,s,ssr三个等级,那穿对方衣服绝对归属于s级别。

以前,他看到一个男生穿另一个男生的衣服,第一反应肯定是他们有苦衷,比如掉泥坑了,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又或者是懒得洗衣服实在没有干净的衣服穿了。

现在,他已经见识了男同们的诸多把戏,再看到一个男生穿另一个男生的衣服,只会觉得卧槽他们睡了

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非常有道理的,他的脑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情的脑子了。然而在目前的情况下,除非他想冻死在冬天冰冷的校园内第二天上热搜,否则他无法拒绝段野洲的衣服。

热水从头顶浇下,全身上下都暖暖的,骤然呛水的不适感也渐渐消散。隔着一道布帘,吕儒律听见段野洲说“衣服我给你放在外面。牛仔裤,卫衣,还有一件羽绒服”段野洲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说了下去“以及一条内裤。”

布帘内,吕儒律猛地倒吸一口水蒸气。

段野洲连内裤都愿意支援他不用怀疑,这绝对是超越ssr级别的存在,他甚至怀疑1274和4721都没这么干过

“不用不用,”吕儒律忙道,“我让1274给我送一条过来。”

“嗯我不知道哎。”段野洲沉吟道,“1274大晚上给另一个男人送内裤,4721会不会不高兴啊”

吕儒律想象着那个画面月黑风高夜,小情侣们正在沙发上嬉戏打闹,他一个电话拨过去,小情侣被迫中断,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火速穿好衣服,然后千里迢迢地来给他送内裤

算了算了,小情侣们罪不至此。如今的局面,破解之法唯有一法。

吕儒律闭上眼给自己做了长达十秒的心理建设,而后忍辱负重地说“其实,我不喜欢穿内”就在吕儒律即将身败名裂的关键时刻,他那个不太纯情的大脑“叮”地亮起了灯泡“增高,你喜欢穿吗”

“我喜欢死了,”段野洲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天天穿,一天不穿就会死。”

我信你个鬼。

吕儒律异常镇定“学弟,你能帮我把我的泳裤拿过来吗今夜就勉强让它客串一下内裤。”

段野洲轻轻叹了口气“也行吧。”

吕儒律觉得段野洲语气不对劲,似乎带着点儿惋惜。意识到自己又要开始“敏感”了,他赶紧住脑,再这样下去他干脆一个同性朋友都不要交,淹死在男同的海洋里算了。

吕儒律洗澡的时候,段野洲就坐在门口玩手机,两人隔着布帘聊起了不吉利的洪子骞。

据段野洲称,这是一件十分神奇,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

洪子骞是段野洲的室友,也是他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个朋友,两人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训练搭子,饭搭子,上课搭子。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有一天,洪子骞陷入爱河了。

一开始,段野洲对兄弟的恋情绝对是祝福且支持的,可很快,事情逐渐变得诡异起来。段野洲发现,只要他和这对情侣走得稍微近了一些,那么“灾难”必会降临在他身上。

比如,洪子骞第一次邀请女朋友到他们寝室来玩,洪子骞事先把寝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被拖了一万遍的地板光滑得可以滑冰,以至于带饭回到寝室的段野洲脚下一个不小心,没吃到饭,脚还扭了,卧床整整半天。

又比如,洪子骞翘课和女朋友约会,教授抽人回答问题刚好抽到洪子骞。段野洲看在兄弟情的份上帮他答了,结果教授下一个问题就抽到了他自己。段野洲坐在位置上,眼睁睁地看着教授低头写下“缺席”两个字,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再比如,他在泳池里说过的甜甜圈事件。

“那家的甜甜圈很难买,我排了很长的队才买到,结果才吃了一口就我感觉自己被诅咒了。”段野洲沉声道,“否则我想不到第二种解释。”

吕儒律登时如听仙乐耳暂明,他何尝不是感觉自己被诅咒了。要不是他还没洗完澡,他恨不得冲出去给段野洲一个“我懂你我真的懂你”的握手。

吕儒律问“他赔了你的甜甜圈吗”

“他赔了双倍的甜甜圈。”段野洲忧郁地说,“但心灵的创伤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吕儒律洗完澡,穿上干净的泳裤,然后再套上了段野洲的裤子和卫衣,最后披上羽绒服。

他和段野洲10的身高差距在衣服上突显得淋漓尽致,牛仔裤和卫衣都大了一个号。尤其是羽绒服,穿在段野洲身上可能只到膝盖,在他身上居然已经到小腿了。他明明也是修长型的身材,被裹在段野洲羽绒服里的时候,还真像个q版。

吕儒律抱着换下来的衣服走出更衣室。霎那间,他以为自己走进了一家服务至上的火锅店。只见门口一左一右分别站着两个90度鞠躬的大学生,异口同声道“对不起请允许我们向您郑重道歉”

连“您”都用上了,小情侣道歉的阵仗如此之大,吕儒律也不好再说什么。洪子骞加了他微信,信誓旦旦地说改天一定请他吃大餐。

吕儒律和段野洲走出游泳馆的时候已经九点了,正是吃宵夜的绝佳时机。路边,一个外卖小哥拎着两杯奶茶四处张望着,看见吕儒律后,走上前问“请问是吕同学吗你的奶茶到了。”

“谢谢。”吕儒律接过奶茶,将其中一杯递给段野洲,“喏。”

段野洲愣了一下“给我的”

“嗯嗯,谢谢你愿意教我游泳,还救了我一命。”

段野洲缓缓笑开,他笑容灿烂,整张脸会发光似的好看“谢谢律哥,我很喜欢。”

段野洲一副收到了什么大宝贝的反应让吕儒律颇感意外。按理说段野洲应该是那种常常收到爱慕者礼物的大帅哥,现在看起来居然有点不太值钱。

“律哥,段野洲,”洪子骞和女朋友在路边等车,看到两人,热情地上来打招呼,“你们还没走呢。”

吕儒律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和洪子骞保持距离。

洪子骞看见段野洲手里的奶茶,惊讶道“诶你怎么在喝奶茶啊。”洪子骞又看了眼吕儒律,恍然大悟“哦,我懂了。”

吕儒律迷茫一脸“你懂了你懂啥了”

“段野洲从来不吃这些垃圾食品,除非”洪子骞余光瞟见一辆车朝他们驶来,急急忙忙道“车来了,我们先走了律哥我们下回请你吃饭啊”

吕儒律伸出手做挽留状“等等”

除非什么总不能除非是我送的奶茶吧你把话说完再走好吗,说话说一半,存款少一万啊兄弟

看见洪子骞和女朋友上了车,段野洲才开始享用他的奶茶。奶茶包装得很漂亮,段野洲第一次喝不知道怎么打开,尝试的过程中手上一个不小心,奶茶杯铛地掉在了地上。

吕儒律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颤声道“这就是你说的诅咒吗”

“没关系,”段野洲快速地说,“封口很严,不会洒出来,捡起来还能喝。”

段野洲话音刚落,一辆出租车从他们面前飞驰而过,前胎刚好压过了那杯本来完好无损的奶茶。一瞬间,杯身破裂,奶茶四溅。

吕儒律一个眼尖,看到了坐在出租车后座的洪子骞。

吕儒律“”

段野洲“”

吕儒律看向段野洲,男体育生的表情是一种已经习惯了的麻木和冷漠。

长达一分钟的沉默过后,吕儒律试探地问“段野洲,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跨年”

段野洲微笑了一下“只要不和他们一起跨年,要我去哪都行。”

吕儒律立刻在他和男同们名为4j1z的微信群里公布了这一消息。

以不变弯为己任明天中午12点,于418寝室召开紧急会议,恳求各位准时出席

十分钟过去了,无人应答。吕儒律面无表情地往群里发了500块红包。

秦书收到

楚城律哥大气

徐宁不见不散

谢澜之1

次日,四个男同和吕儒律相聚在418寝室。

吕儒律站在一块小白板前,其他人坐着,从左到右分别是我系高冷男神谢澜之,磕学家秦书,拥有古典美人长相却在健身举铁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的美术生徐宁,以及四肢发达头脑稍显简单嘴还有点贱的楚城。

“元旦将至,我们六人即将前往温泉酒店跨年。由于段野洲是新加入我们这个群体的直男弟弟,我觉得有必要向你们讲一下度假的注意事项。”吕儒律指着写得满满当当的小白板,“还请同学们认真听讲。”

吕儒律“ 第一,不准在我和段野洲面前有任何过于亲密的举动,包括但不限于亲嘴,公主抱,以及爱的魔力转圈圈。”

谢澜之“管好你自己。”

吕儒律“第二,在称呼上也要注意,老公老婆宝宝宝贝你们私下叫叫就行,千万别让我和段野洲听见。”

徐宁“所以,你是希望我和楚城效仿秦书谢澜之,用手机尾号后四位称呼彼此吗”

吕儒律“第三,不准乱磕c。某些同学啊,见到两个高颜值男生走在一起就喜欢胡乱脑补,这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我没有特指谁秦书。”

秦书“啊律哥你不用担心,你和段野洲一眼铁直,我根本嗑不动。哪怕我看到你们亲上了,我也只会以为你们中了不亲嘴会死的剧毒。笑死,我又不是什么都磕的,我超挑剔。”

吕儒律“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准向段野洲科普我的黑历史”

楚城“啊可是我刚翻出来你烫头失败的照片想着发给体育生呢”

吕儒律痛苦捂脸“我怎么就交了你们这四个朋友。”

在男同们再三保证会尊重直男后,吕儒律把段野洲拉进了4j1z的群。

以不变弯为己任邀请一碗野菜粥加入了群聊

秦书欢迎欢迎

谢澜之欢迎

楚城欢迎欢迎欢迎

徐宁欢迎段学弟。

秦书将群名修改为“4j2z”

一碗野菜粥学长们好,我是段野洲

一碗野菜粥请问一下,4j2z是什么意

秦书四基二直

一碗野菜粥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